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基层信息

牟平法院反映涉众案件执行转破产存在五个现实困境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8年10月12日

  牟平法院反映

  涉众案件执行转破产存在五个现实困境

  近期,牟平法院对2015-2017年部分涉众案件执行转破产工作进行调研,发现存在以下五个现实困境。

  一是当事人破产自治失灵。申请人主动申请或同意破产的意思难以统一,破产自治难以形成。首先,被执行人消极抵触。申请破产意味着其市场主体资格丧失,法人名誉扫地、信用殆尽,破产财产审计也可能会暴露出其不规范经营甚至违法犯罪行为,有关责任人可能被追责。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反应,很多企业主往往消极处理甚至一走了之。其次,债权人之间存在利益博弈。大多债权人认为选择进入破产程序,意味着自身债权将与所有债权统一接受清偿,获偿比例大幅降低,绝大多数申请人宁愿反复申请恢复执行以追求个利最大化。

  二是法院职权干预缺位。《民事诉讼法解释》第513条规定,只要申请执行人之一同意,或者只要债务人同意,法院即可以启动执行转破产程序。这一建议权不具有终局性,在效力上让位于当事人的处分权,在缺乏公权力有限干预和外在强制力的约束下,一旦当事人怠于行使启动权,法院难以直接依据职权启动执转破程序。

  三是破产程序存在固有缺陷。随着全国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大幅推进,法院对执行资源的投入规模前所未有,法院系统内已经形成了一个网络覆盖全、力量庞大的执行机构,大大刺激当事人利用执行程序实现债权的欲望和激情。相比而言,破产程序存在立案难、成本高、耗时长、证据收集难等固有的程序缺陷,启动破产程序付出的成本与其可得利益相差甚远,导致当事人对破产程序望而却步。

  四是执行人员移送破产动力不足。对拟移送启动破产的案件,移送前期的调查、审查、判断和对企业相关材料的汇总、整合,大幅增加了执行工作量,执行人员还要承担对恶意破产的甄别,以及移送可能被退回、导致前期工作徒劳的风险。在执行绩效考核压力下,执行人员主动引导执行案件移送破产的积极性不高。

  五是对涉众案件的公共效应担忧。在涉众案件中,众多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之间的利益冲突严重,处理不当极易形成群体事件和信访。企业破产也将隐而不发的僵尸问题集中引爆,法院担心债权人、债务人、职工等多方矛盾集中至法院,资产变现、债务清理,职工安置、历时遗留等问题也难以解决。因此,法院往往会寻求更为妥当的执行程序。

关闭

版权所有: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通世路1号 电话:立案(0535)6676002 信访(0535)6250847 纪检监督(0535)6676110 邮编:264000